明月松间照

上一篇 下一篇

《黯然伤心》(灵感源于B站视频《过客》暗黑版,井然黑到掉渣,慎入)

写在前面:

B站up主:照衡家的小朱配齐  的视频《过客》暗黑版配文,鉴于本人坑太多,先写个短篇过过瘾,如果大家想看车或者更多的梗,可能要等等,可以先留言告诉我最想看里面哪个车,或者有什么好梗,我填完父债子偿就写。

最后吼一句:弟媳太美味!

 

何开心觉得自己真幸运,整天在工作和生活间忙碌,二十五岁的生日都几乎被他忘掉,但是没关系,有人替他想着。

何开心坐在餐桌边看着几位帮他庆祝生日的好友笑得满足,搁在桌下的手被爱人紧紧握着,感觉心也是热乎乎的。

 
 

从小他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孩子,家世平平,成绩平平,二流大学毕业以后也只能找个普普通通的工作,也许唯一不太普通的,就是从小到大课桌抽屉里装不下的情书……可这对不喜欢女孩子的何开心来说,只能算是困扰。

这样普通又特殊的何开心,现在能有这三五人视他为好友,还能有一个年年记得换着花样为他庆生的爱人,不是幸运是什么?

 
 

说到爱人,胡杨当初可是大学里的热门人物,走到哪里都像是个会发光的小太阳,这样的人物能在毕业时跟自己告白,何开心那一阵子总觉得自己是在做梦。

 
 

可转眼间,他们在一起已经三年。

何开心成了万千为薪水折腰的小白领中的一员,胡杨做了相对自由的摄影师,虽然他其实是个家有实业的富二代,但何开心知道胡杨不愿被家庭束缚,为了做自己喜欢的事,从来不找家里要一分钱。

两个人一起工作攒钱虽然辛苦却也甜蜜,何开心更希望永远不要和胡杨的家族,产生任何联系。

 
 

也许好梦从来容易醒。朋友席间一句无意的询问,像一盆冰水浇下来,让他猝不及防间,从头冷到脚底。

 
 

那个人要回来了?

 
 

回来干什么?

 
 

何开心感到寒意从心里蔓延开来,指尖冰凉的同时又在心里安慰自己:

三年了,都过去了……

那个人一直没有再出现,他那样高高在上的精英,不会真的在意自己这样的小人物,没事的……

他一定已经忘了。

我一定也要赶快忘掉。

 
 

要开心,不愉快的事情,都过去了……

 
 

何开心反复暗示自己平静,别让胡杨看出什么问题。他的爱人什么都好,只是有种先天性的心脏病,复杂的病名病理他不懂,就记住了最重要的一点:不能让胡杨受太大的刺激。

 
 

但是何开心的这种侥幸心理,在又一次见到井然的时候,被证明了完全是在自欺欺人。

 
 

“杨杨居然让你来接我下飞机……”井然把行李放在玄关,回身就锁上了房门,靠在门上对何开心笑得温和,“你也居然真的敢答应……”

 
 

他看着面前像被蛇盯上的蛙一样的青年,掏出手机打开图库,把里面数十段短视频界面给何开心看:“这三年我看了你无数遍,你觉得我会把你忘了吗……”

 
 

“你知道杨杨给我打电话说哥哥,他答应我了,何开心答应我了……那时候我是什么感觉吗……”

 
 

井然从呆呆站着好似一块木头的何开心身边走过,坐下来给自己倒了杯红酒:“你说我要不要让杨杨看看,他喜欢的人最开心最快活时,是什么样子?”

 
 

“你!”何开心像是被一枪打中了心窝,整个人都要痛得蜷缩起来,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……”

 
 

“因为我喜欢你呀,三年前我已经告诉过你了。”井然笑得优雅,“怎么你还是不相信我?”

 
 

“你……你管这个叫喜欢?”何开心瞬间红了眼眶,“你下药、用手铐、还拍视频来威胁……你这是要逼死我!”

 
 

“我怎么舍得让你死呢……”井然晃着手里的高脚杯,看红色的酒液从玻璃杯上滑落,“你要是死了,杨杨不知道会难过成什么样子……我已经在意大利给他联系了最好的心脏科医生,你要死,也等我把他治好,行吗?”

 
 

何开心觉得再没什么话可说:“你到底想怎么样……”

 
 

“我没想怎样。”井然看着何开心生得和胡杨略有些相似的眼睛和嘴唇,越是微笑,心里越是愤怒。

 
 

凭什么你就可以拥有他的爱,而我只能扮演一个好哥哥的角色,这一辈子,永远也没机会让他属于我……

就因为这该死的血缘!

 
 

他在沙发上倚靠得更舒服些,手轻轻拍拍自己皮带的搭扣:“取悦我。”

 
 

“不可能!”何开心想都没想,“我办不到!”

“算了,还是我自己来……”井然脸上的表情宠溺中带着点无奈,脱衣服的动作也显得优雅绅士,可是何开心刚刚撇开头闭上眼,就被扒掉西装拽着手腕给丢到了卧室的床上……

 
 

***

 
 

胡杨发现,自从上次何开心从机场回来,整个人就显得有些怪怪的,自己跟他说话,他也总是显得心不在焉,连他往日最喜欢的游乐场,似乎也提不起他的兴趣。

 
 

“开心,你最近这是怎么了?”胡杨试探着问,“从我哥回来以后你就不太对劲……你都不肯跟我去见他,是怕他吗?”

 
 

“没有,怎么会……”何开心赶紧对胡杨笑笑,“我也许只是不习惯跟精英相处……”

 
 

他不敢跟胡杨对视,低着头听阳光又乐观的爱人各种保证和鼓励,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。

 
 

何开心想不通,一个人怎么可以无耻成这样!就算是同母异父,可也是血脉相连的亲兄弟,井然为什么非要用尽手段逼迫亲弟弟的爱人?

 
 

现在就连听到想到这个名字,何开心都觉得冒冷汗:明明看起来成熟稳重优雅知礼,可对自己,从来都跟个畜牲一样……

 
 

他下意识地揉着手腕,好像三年前被那个人锁上的镣铐还在撕磨自己手脚上的皮肤,从那以后自己再也不敢喝别人倒来的水,生怕再像三年前一样突然晕倒,醒来就被赤裸裸地锁在陌生的床上。

 
 

可是到头来还是逃不开。

 
 

胡杨看着夕阳余晖映照下爱人的侧脸,觉得他即使不笑不动不说话,看起来依然是那么好看那么动人,不禁凑过去拉起他的手,亲亲他的脸颊:

“开心……你搭理我一下好不好……”

然后在爱人终于转过脸时,就被他亲个正着。

 
 

胡杨心里得意,顺势抱住开心细细密密地吻,吻到自己也有些情动,他低声轻喘着引诱:“开心……今晚不要走……留下来好不好……”

 
 

相爱三年却最多只是亲一亲摸一摸,说出去也许都没人相信,可他曾一心想先给开心好一些的生活,去合法的地方给两个人的爱一个证明,然后再……可是今天不知为什么,他有些忍不住。

 
 

可是在他去解开心衬衫扣子的时候,却被狠狠地一把推开。

爱人头也不回地开门走掉,任他追在后面如何道歉也不发一言

 
 

——还是我太心急了吧……

胡杨一边抱着手机一遍遍发对不起我爱你,一边想明早多买些好吃的去道歉,却不知道开心开着车回到家时,眼泪已经控制不住。

 
 

他倚靠在床头两眼通红:

我到底……该怎么办?

 

评论(53)
热度(109)
©明月松间照 | Powered by LOFTER